肉体罪行论

或许,我此时真的需要即时的改变?

每次写的文章里面都是在说我多么的一事无成,可对依然放不下这可恨的傲气,根本无法改变,我的灵魂好像和肉体达成了友好的协议,等我的人格暴动的时候,给我一点多巴胺,只要稍微偷一点懒,那便是肉体在作怪。

我现在的思想是用我的暴动的情绪,在写下我的反思,天天反思的作用不是很大,可是,灵魂和肉体的战争,不知还要打多久的时间,我感觉我好像没有那么多时间花在肉体的欲望上了。肉体太可恶了。

虽然很多时候,会有被肉体一下占领身体。可是,我那时的灵魂,也没有暴动,没有跳出来那个欲望的圈套。而且,我的时间,也会慢慢的消磨在我的肉体的欲望上,且肉体的欲望太大,则会构成非常现实 的强迫症。

当然,有反思的灵魂的强迫症不算失去了所有,即便,强迫多种选择。我的肉体无法通过活动来获取有用的多巴胺,而且我学习时候肉体根本不愿给我多巴胺。当多巴胺失去了之后,我的身体,我的灵魂,又会再一次的和肉体达成那个可恶的协议。

而且,有多巴胺的时候,在做的事,很难产生多巴胺,且一直没有那种学习英语的多巴胺。目前我的灵魂暴动让我的身体占领了肉身,我在做一些我的灵魂想做的事情。可能我觉得这并不是人格分裂。

我想,要怎样才能一直有这个灵魂暴动的状态呢?曾经我的办法是看励志文学,可现下肉体已经发现了,这个办法,不再管用。

我的灵魂是与肉体相联 的,而且,肉体也知道,他这时候不能占领我的身体。因为,我的多巴胺,还没尽了。

记录了自己的失败,是我的灵魂在失落中,唯一的暴动,因为,他要拼尽最后一丝力气,让我的肉体的罪行被记录下来,然后每当我的肉体还有良知的的时候,我就会回想起灵魂说的好话。

好话,肉体也喜欢听,不过也要分时间,如果,灵魂暴动之后,肉体就不会听什么好话,就不会记住,刚刚灵魂,最后一丝留下的言论。

当然,当灵魂,和肉体达成协议之后,肉体也不会暴动了,这个时间也叫作务实。肉体喜欢做一些实在的事,而不是陪着灵魂拿时间赌博。肉体讨厌灵魂拿时间赌博这件事,因为肉体害怕失去了时间,又失去机会的那种失落感。那也是失败的表现。可这时,灵魂又想,那我总是得安慰一下自己吧。

结果灵魂,觉得没事,可肉体暴动了。灵魂又被绑住了,灵魂不能动弹。因为被绑着的灵魂,是会失掉多巴胺的,而且,肉体更加没有底线,肉体的思想,更加没有底线。

灵魂有过一句话:“灵魂杀死肉体,那么灵魂主导的身体将会走向成功”。

肉体知道自己的意义,肉体也知道,自己的存在就是不会那么轻易的死去。肉体还是怕死,而是他的使命就是占领一个有灵魂的人的身体一辈子。

肉体也觉得,该改变什么,肉体在灵魂的伤心之下,也安慰灵魂说,我确实该死,这时灵魂以感动和肉体达成了协议。后者,灵魂是纯净的,便要感化肉体,肉体知道灵魂是好心,也知道自己的价值是让这个身体做事不是那么简单。

肉体知道,自己的存在是会有天赋的buff加成,肉体很聪明,在自己暴动的时候,肉体其实还知道自己的价值,肉体不是想当一个坏人,而是的目的,就是让自己有意义的死去。

肉体的死亡,是灵魂的新生。

灵魂,主导身体,并且过关斩将。灵魂用着那来得轻易得来肉体与生俱来的天赋,一路走向了快要成功的道路。灵魂还是坚信自己是纯净的人,因为只有灵魂才能让人成功。

可是灵魂不知道的是,灵魂出生就有一个诅咒,如果灵魂依赖了肉体的天赋,那么,灵魂将会变成肉体PLUS,也就是恶魔。灵魂不会死的,这是灵魂的命。

这下子,身体里面有一个恶魔和一个死去的肉体。

恶魔并不知道,当初,肉体和灵魂争弄的时候,留下的言论,灵魂在每次肉体暴动之后留下的言论,会成为肉体的武器。

灵魂和肉体本就是一个共同体!而且,肉体也知道,自己的天赋会沦陷灵魂。致成恶魔。

恶魔是坏的吗?

是的!恶魔会因为一件不如心意的事情暴动,体内倒是坏了的多巴胺,而且,恶魔并不会反思。恶魔以为自己还是灵魂,就这样,恶魔用着天赋做着当初肉体在做的事,然后没有反省。

这就是代价,恶魔,要让身体失去机能,恶魔会让自己死去。这时,死去的肉体似乎听到了灵魂的呐喊。在恶魔说,自己努力这么多,休息一段时间的这一段时间内,正义的多巴胺越来越多。

恶魔以为这是自己的动力,以为自己是通过这次休息,得到了精神。可谁知,肉体复活了。

肉体发现自己的天赋被人利用来做和肉体做的一样的事,肉体想起当初的灵魂安慰,肉体目前的身体很是虚弱。但是,他还是知道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,而且,每当肉体要干坏事的时候,灵魂都会拦着肉何说这是底线,不能碰及要主导身体的底线,不然后果太大,有可能会是持久的黑暗。

肉体想起黑暗,或许,肉体这段死去的时间,不能被叫作抢劫,而是,叫作“有可能永远的沉睡”。灵魂在当初应该猜到自己的目的达成之后,要救活肉体,可是,恶魔并不想。

这下,身体里面出来了两个主导者,一个恶魔,一个肉体。

肉体没有跟恶魔争主导权,然后恶魔确说肉体是坏的,肉体是一个人生来的欲望变成的,没有灵魂的纯净,没有存在的必要。

恶魔想要杀掉肉体,可是肉体知道,他已经还是从前的那个肉体了。肉体死后复活,如同亲生。

此时的肉体,背负当初灵魂写下的信念,肉体当初灵魂写下的所有期待,且肉体知道,现在自己的是意义,是当一个从前的灵魂的偶像。

肉体显然已经知道了,灵魂写下的并不是肉体的过错,而是灵魂的偶像,而是灵魂的初心。

肉体突然暴动了,和当初灵魂在时一样的暴动,不过此时,肉体的多巴胺是纯净的,比灵魂更为纯净。因为暴动肉体在这段时间,拥有无上的精力,而恶魔,确还以为自己是一个纯净的灵魂,是永远比纯净的灵魂。

肉体把灵魂写在了自己的文章当中,就这样封印了灵魂。灵魂才发现,肉体并没有死过,也并没有变坏,或许肉体的并不是成为灵魂的嫁衣,而是肉体本来就是这个身体的主导。

肉体掌握着的天赋是如鱼得水,而灵魂,却只能用文字写下,他对肉体的怨念,可有时,肉体和灵魂都并不知道,那些才是灵魂,那些才是肉体。不过肉体,知道,自己不能再暴动了,即便恶魔是打了一点底子,可是,主导的身体,如果被破坏,肉体和灵魂都要走向死亡。

有着初心和天赋的肉体,学着当初灵魂的方式,重新绘制了一个新的灵魂,这个新的灵魂,是具有天赋加初心加反思的灵魂,而肉体知道,他以后要肩负记下灵魂的坏处,和新的灵魂的协议,还有,肉体原来的价值。

 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